彝學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 > 田野工作與考察

中國彝文古籍文獻藏書分布及現狀調研

作者:王子堯 發布時間:2019-07-13 原出處:赫章彝學網

彝族人民有著悠久的歷史文明文化,古籍與文獻典籍數不勝數,詩歌文學與敘事史詩,名目繁多,彝族古人用五言詩體的形式記載了各個時期的歷史文化及民間故事,他們利用文學藝術的手法來教化傳承后人,彝族典籍詩文積淀了千百年來的彝族人生產生活詩歌創作等的實踐經驗。如彝族的古代詩文是彝族古代社會生活的一種反映,換言之,也就是彝族詩學本體論的一大哲學基石。在彝族的許多古籍記載中都不難看出畢摩給我們留下了不少的古代彝族文藝精品,如《彝族古代文藝理論》、《彝族詩文論》、《彝族詩律論》、《談詩說文》、《論彝詩體裁史話》《彝史溯源》、《古代彝族敘事史詩》、《彝詩九體論》等等。1m7彝族人網

 一、對彝族傳統詩體學的研究在彝族文學史上具有極其重要地位。彝族古籍詩文論手抄本的發現,使我們知道了彝族文學論的開山鼻祖舉奢哲,他不僅是個思想家、文學家,而且還是個受人擁戴的大經師、史學家,與他同時期的彝族女詩人、詩歌理論家阿買妮,也是彝族詩歌理論的奠基人。他們關于詩歌創作的方法,首先認為詩要有“旨”,“無旨不成詩”;再就是“必須有詩骨”,“旨”指的是生活原型,“骨”指的是情感主線。并嚴格要求詩韻須“押韻又協聲”。并從題材與體裁上列舉了諸如敘事詩、祭祀詩、愛情詩、天文詩、齋場詩、三段詩等。由此種種不難看出,為我們留下了這稀世文學理論極品,使我們對彝族理論的研究成為有源之水。1m7彝族人網

此外,彝族的民歌和敘事詩都是彝族勞動人民口頭創作、口頭流傳、并在流傳中經過集體修改和加工的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風格的詩體。古老形態的民歌故事產生是古人生產勞動過程之中的一大結晶。隨著社會的發展,內容和種類日益豐富、增多。我國歷代彝族勞動人民創作的民歌有表現古代彝族勞動生活的勞動歌和勞動故事、揭露古代彝族社會黑暗的進政歌、描寫苦難遭遇的古代彝族生活歌、追求婚姻自由的古代彝族愛情詩歌故事。其形象生動,形式活潑;語言新鮮,節奏強烈,具有鮮明的現實性、戰斗性和濃厚的古代彝族生活氣息。表達了古代彝族勞動人民的反抗意志和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優秀的古代彝族民歌故事的發展。也有部份作品因受到剝削階級思想的影響而帶有不健康的成份。解放以后社會主義新民歌和故事在內容和形式都有了新的發展,對鼓舞人們建設社會主義和發展社會主義新詩歌故事都有著重要的作用。1m7彝族人網

1、彝族詩歌文學,在彝族傳統古籍文獻里,大多都是由彝族的畢摩所寫而成。因彝族的這些大小畢摩,對彝地世俗生活都有著廣泛的了解,他們不僅是寫詩論文還是彝族經文的傳頌者,也是知識淵博、著書立說的圣賢者。他們留下了許多珍貴的彝族經典詩作。如:大畢摩舉奢哲除名篇《詩文論》外,流傳至今《降妖捉怪》、《侯塞與武鎖》、《素恒哲勺》等。大畢摩阿買妮不僅是彝族古代與舉奢哲齊名和同一時代的大畢摩、大詩人,而且是彝族文學史上的一位具有很高成就的著名女詩人。阿買妮傳世的作品除《彝語詩律論》而外,還有《人間怎樣傳知識》、《猿猴做齋記》、《奴主起源》、《獨腳野人》、《橫眼人和豎眼人》等。另有大畢摩漏侯布哲的《談詩說文》,實乍苦木的《彝詩九體論》、布獨布舉的《紙筆與寫作》、布塔厄籌的《論詩的寫法》等等。1m7彝族人網

2、彝文古籍文獻敘事詩歌數以千卷,這些詩歌從內容上可以分為大眾化書籍和畢摩書籍兩大類,例如《瑪木特依》是屬于第一類里的關于哲學、倫理道理學方面的巨著精典。在四川和云南貴州的部份彝區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孺婦皆知。另一部為《之子宜乍》不僅是一部畢摩宗教經典文學,也是一部優美的神話敘事史詩,是彝族經典文學的主體層面——畢摩經詩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它有著較強的文學藝術性,是一部難得的彝族文學敘事史詩。其次就是史詩《阿莫尼惹》通過一位彝族少女在被迫出嫁前夕,以滿腔忿怨訴說了奴隸制社會婦女地位的低下和買賣婚姻的罪惡,描繪了父母包辦婚姻制度給彝族婦女所帶來的畢生的痛苦和悲哀。是一部千百年來流傳在滇川黔各地彝族群眾中的民間故事史詩,特別是彝族的青年婦女中的流傳較廣。以上彝族的這類敘事詩歌是古體詩的一種寫法。相當于漢族的樂府詩。1m7彝族人網

上述彝文古籍史詩文學只是中國彝文古籍文獻中的一部分,還有許多其它方面的彝文古籍在此就不一一詳述了,中國彝文古籍文獻雖是內容豐富,但已經是到了瀕臨消失的境地,再不認真整理保護,再過十年、二十年后就什么都沒有了。1m7彝族人網

 二、根據上述情況貴州省彝學研究會及相關彝學科研部門于2012年8月22日召開會議決定,推舉八位彝文古籍專家組成考察團,由原貴州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彝學會會長祿文斌,原畢節地區人大工委主任、畢節市彝不會會長祿紹康率隊,于2012年9月19日開始先后分別赴云南、貴州、四川、廣西等地彝區考察彝文古籍的收藏現狀。本次歷時40多天的彝區彝文古籍文獻考察,收獲很大,比較準確地了解到了全國彝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彝族古籍文獻的現狀??傮w來講有喜有憂,憂喜滲半。在經濟社會發展方面,喜大于憂;在彝族古籍文化的保護傳承方面,憂大于喜。調研結果為:1m7彝族人網

1、多數地方開展了彝族古籍的搶救整理工作,收效頗豐。各個彝族地區,普遍對彝族古籍的搶救、保護、傳承都比較重視,都對彝族古籍搶救工作有危機感,不同程度地采取了一些措施,自治地方的工作力度更大一些,收集整理出版了大量的古籍。楚雄彝族自治州出資1450萬收集整理了106部畢摩經書;涼山州語委已收集彝文古籍414種5652卷,并翻譯整理出版了《彝族驅鬼經》、《勒俄特依》等30多部;寧浪調查摸清全縣擁有經書4萬多冊,收集了百冊,整理出了70多冊畢摩古籍經書;巍山從《彝族畢摩經典譯注·祭祀經·巍山南澗彝族口碑文獻》中收錄了23種口傳畢摩詩文,全書60萬字;楚雄市收集整理了口傳畢摩經書一部,并編入了楚雄州畢摩經典譯注第二十卷;石林、美姑、寧浪、峨山、羅平、尋甸、雙柏等縣收集整理了大量的畢摩經文(古籍);特別是南澗、巍山、寧浪、景東等地,在畢摩沒有書和文的情況下,直接找畢摩來口述記錄下來整理成書;雙柏縣收集整理了120部查姆文獻待出版。1m7彝族人網

2、畢摩文化的傳承有新的舉措。各地對畢摩文化的保護傳承都引起了高度重視,不同程度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較為明顯的成績。美姑縣于1996年9月就率先成立了“彝族畢摩文化研究中心,并多次成功地舉辦了有國內外專家學者參加的畢摩文化研討會。舉辦了畢摩培訓班,為畢摩學員發證書,規范了畢摩的行為和程序。相繼西昌市、寧浪彝族自治縣、楚雄市等多個市、縣也成立了畢摩協會,收集整理畢摩經文,舉辦畢摩培訓,培養畢摩接班人,為畢摩活動營造了一個良好的活動環境。鹽源縣特別將年輕的畢摩報為傳承人并聘為學者使用。寧蒗縣舉辦畢摩文化傳習班,建立畢摩信息庫,組織畢摩培訓,頒發畢摩證書,并投資500萬元建立畢摩文化傳承基地,爭取畢摩生活待遇的落實。激活全縣畢摩投身社會主義“三個文明”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精神。培養畢摩保護和傳承畢摩文化是彝族人民的需要,是中華民族文化大繁榮大發展的需要,這一點,群眾是看準的。漾濞、巍山、南澗、景東、鎮沅一帶,大約在南昭國以后由于文化征剿和文化同化的原因,畢摩經文早就消失了,畢摩文化傳承全靠口傳,一直延續到今天。特別讓人吃驚的是在彝族語言正處瀕危狀態,畢摩文化消失已久的南澗,彝學會刻不容緩地用漢語同音字編纂2500本彝語教材,提供給當地民族中學開設彝漢雙語課程,讓人深受啟迪,倍受鼓舞。1m7彝族人網

3、通過深入接觸、交流、參觀等,深深感到有許多彝族古籍記載的事實是準確的,證明了彝族文化曾在歷史上的高度統一。彝族的支系若干,居住分散,尤其是六祖分支后,各自為政,長期沒有交往。由于長時期缺乏往來,便形成了東部方言、南部方言、西部方言、北部各方言等區,雖然語言各有差異,但習俗、信仰、崇拜等等是一致的,特別是幾個原始性的信仰和習俗非常一致,體現在:一是歷史上彝族不論支系,不論居住環境,不論經濟條件,都是實行父子聯名制,沒有姓氏。二是崇拜,彝族都是祖宗崇拜;三是圖騰,彝族都是龍虎圖騰。四是年節,各地彝族都是過十月初一過年(俗稱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的火把節。五是全民敬信畢摩,民間的祈福、測期、祭祀等都由畢摩主持完成;畢摩祭祀的程序完全相一致;經文(古文)百分之五六十相同,字形字意都一樣;彝族的文字都是由畢摩掌握和傳承;人死后必須請畢摩來念經送靈和指路,要對亡靈進行祈福并根據老祖人的遷移路線指回發原地;畢摩文化是彝族人的象征。六是發源地,各地的彝族都是從云南的蒼山、東川、昭通等地發源,與《彝族源流》和《西南彝志》等書籍的記載相一致。七是使用的渦旋圖案相一致,彝族人的渦旋圖案來源于擊石取火的火鏈圖案、棉(毛)公羊頭(角)圖案,云渦旋、風渦旋、水渦旋形成了彝族人的渦旋圖案,這些圖案都有其特殊意義并有其深刻的內涵。在涼山的多個地方使用的就是渦旋圖案和火鏈及綿羊頭、角,楚雄大廈的屋檐下全部都用羊頭作圖案裝飾。其實,烏蒙服飾的渦云圖案就是上述所表達的內容和意思之一。結論是渦旋型的公毛羊頭(角)圖案、火鏈圖案、云渦旋、風渦旋、水渦旋等形成的圖案就是真正彝族人的圖案。八是古代官方使用的徽號相一致,鶴代表君,鵑代表臣,鷹代表師(畢摩)。1m7彝族人網

4、彝族古籍的保護和傳承,形勢不容樂觀,憂大于喜,特別是畢摩文化的形勢更為嚴峻,彝文文獻古籍基本上已經到了無人問津的地步。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m7彝族人網

(1)母語的消失速度快,面廣。所到的34個縣、市、區中,有近一半彝區的彝語已經消失,擁有數萬彝族人口的縣,全縣的彝人都不會講彝話,就是聚居區的年輕人也有相當一部份不懂彝話。原來我們說前三十年的彝人不會漢話,后三十年的彝人不會彝話,其實已經不是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概念了,而是前二十年和后二十年甚至是前十年和后十年的情況了。有幾位講漢語都有困難的領導干部對我們說,他們的下一代早就不會講彝話了。由于語言的消失,難免要影響到對民族的感情,對習俗的保持產生影響。1m7彝族人網

(2)從事畢摩職業的人數少得驚人,面臨絕跡。號稱畢摩之鄉的美姑,從1996年的萬名畢摩,減少到現在的不到2000名,甚至高水準的畢摩不足20人。所走到的34個縣、市、區中,有畢摩的縣、市僅占三分之二,就是有畢摩的二十多個縣、市中,又有一半多的縣、市、區的畢摩不到20人。就是有幾十上百畢摩的地方,畢摩的年齡大多都是六十歲以上,四、五十歲的“年輕”畢摩很少,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畢摩更是稀少,基本上沒有。彝族群眾很需要畢摩,可找不到畢摩是當今彝族地區的現實。   1m7彝族人網

(3)能認識古彝文的人已經到了屈指可數的地步,彝文主要從畢摩經文中體現,但現在畢摩經文大量減少,大理一帶的畢摩早在南昭時期就沒有了經文,幾千年的古彝文面臨消失。而且能認識古彝文的人也越來越少。掌握和傳承彝族文字的人是畢摩,可各地畢摩人數大量減少,且有四分之一的彝區畢摩沒有經書,有些傳承文化的畢摩不懂彝文。經過國民教育出來的彝學專家們都處于40歲以上,古彝文的傳承沒有進入國學教育,完全處于自生自滅的狀態,如果長期如此下去,不要三十年認識古彝文的人就沒有了。那時,大量的古籍(包括耗資千萬元巨資收集整理出來的古籍)也不就只成為古籍放在博物館展覽了。這樣一來彝族人幾千年的文字就像瑪雅文和滿文那樣消失了。1m7彝族人網

(4)部分彝族領導對搶救彝族文化重視不夠,缺乏緊迫感。在這次考察團隊萬里彝山行中,走了12個州、市,近40個縣、市、區中,座談了30多次,黨政在職的彝族領導干部基本上沒有參加過什么彝族文化的培訓,在陪同吃飯的過程中聽到的也都是他們所謂完成了什么一堆的經濟數據,聽不到就彝族文化搶救保護和傳承的做法。即使就是彝族文化的保護傳承工作也都是完成一些唱歌跳舞方面的內容。根本就不涉及畢摩文化和彝族文字方面的內容。然而,雖然國家對搶救民族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有了明確政策,但彝族的實權人物為了所謂的避嫌,而只是限于一般的口頭上講講,或者在一些表面上做一些形式。沒有實質性的工作。就這次團隊的考察,有的領導根本不熱心,好的禮節性的來陪吃飯,個別地方的彝族領導還以各種借口不出面。有的領導干部只是滿足于一些形式的、表面的、就是一些熱熱鬧鬧、轟轟烈烈的、顯現政績的東西,至于真正挖掘、搶救、保護、傳承彝族文化的東西大都采取回避的辦法。比如需要政策和給予資金支持的時候,就以時間很忙推掉或以經費緊張為由不予支持,特別是機構和人員上那就跟登天一樣不可能。目前在搶救保護傳承彝族文化特別是畢摩文化方面,各地都處于一種比較尷尬的境地。1m7彝族人網

(5)彝族文化的保護、傳承,沒有納入政府工作的范疇。從本次考察中了解到的情況看出,對彝族文化特別是對畢摩文化的搶救、保護和傳承工作都是各地彝學會在做,政府的態度不很枳極。體現在黨委和政府對彝族畢摩文化有戒備心,還是把畢摩文化視為封建迷信,把彝族自已的先師——畢摩視為是巫師,所以對畢摩文化不敢大膽地、理直氣壯地去搶救它、保護它、傳承它和宣傳它。對這一古老而又神圣的文化保護、傳承一般不敢過多提及,如果有人提到,當權者們只是一般的應付和敷衍??疾靾F隊歷時40多天跑遍大西南的整個彝區,沒有一個縣的黨政有一個完整的搶救保護計劃方案。1m7彝族人網

三、全國彝文古籍文獻的分布現狀及收藏情況。此次考察調研團隊的數據表明,貴州彝文古籍文獻收藏居全國首位,藏書約有近萬卷(冊)以上。彝文文字在歷史上曾一度被普遍使用,因而語言發育完善,文獻門類齊全。值得一提的是,因彝族分布的關系復雜,六祖分支的德布系和德施系所傳承的彝文文獻形式和風格內容都可代表中國的四省一區,貴州德布系的古烏撒地的文獻與云南古芒布地(云南鎮雄、彝良等地)、古侯系的古烏蒙部地區的彝文文獻基本相同,其文獻形式和風格內容與云南省昆明市、東川縣、曲靖市屬的大部分東部方言彝族居住地的彝文獻相同,德施系的阿哲部(水西)地的文獻與屬六祖分支的古侯系的古扯勒部地所傳承的彝文獻也基本相同。四川涼山古彝文文獻又與貴州云南基本相似,它和云南紅河與楚雄又比較相近,總的說來,彝族文字在古時候是統一的,在進行整理研究彝文古籍乃至保住這種全民族所共有的文化遺產工作時,任何人都絕對是不可忽視的。其次是貴州畢節和六盤水市范圍內, 1966年以前,民間的收藏統計至少是在8萬冊以上,據各地彝文獻翻譯研究部門掌握的材料數據,僅以分布在貴州省威寧縣原觀風海、牛棚兩區的一支彝族祿姓畢摩所掌握的為例,一代人中,八家都各有一位畢摩,號稱“八先生”,每家的藏書都不下300冊,八家八位畢摩的藏書就達2400冊之多,這些藏書的三分之二毀于1966~1976年之間,除強行收繳燒毀的外,其中迤那一家的四百余冊彝文書還被當時的貴州威寧迤那公社用來揩拭拖拉機而毀掉。祿姓畢摩家這個例子,僅是彝文古籍文獻的蘊藏在損毀與流失的冰山一角,這種情況,在當年是帶有普遍性的。1m7彝族人網

彝文古籍文獻形成如此龐大的蘊藏量,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與彝族在滇、川、黔、桂這一地區的開發與創造歷史是分不開的,單說貴州地區的情況,從東漢初以來到清初,存在著水西、烏撒、播勒、羅殿、于矢、自杞等若干個彝族地方政權,勢力范圍涵蓋了今天的貴陽市部分地區、黔西南州的若干地方、安順市的大部分地區、畢節的八縣、六盤水市一帶的大部分地區,這些地方政權不間斷地延襲,長的如水西部的政權,雖然先后都有過多種名稱,但卻連續存在了1474年的史實;又如烏撒部彝族地方政權的勢力范圍在今威寧、赫章與云南宣威淌塘等一帶地方,也是存在了1200余年(參見《大定府志·舊事志·水西安氏本末》、《大定府志·舊事志·烏撒安氏本末》、《西南彝志》、《彝族源流》等),播勒、于矢等部也都連續存在了千年以上。另是畢摩的重大貢獻,他們既是傳統的文化人,負有傳播彝族傳統文化與教化育人的職責,又是祭祖等傳統祭祀活動的主持人,他們是彝族地方政權體制中的三大主要成員之一,多數都是有著貴族的身份,畢摩與史官身份的“摩史”一起,參與著編寫歷史和開展彝族地方政權的重大活動,其中包括帶有原始宗教性質的各類祭祀活動。畢摩職業為專門的家族世襲,彝文文獻《迎畢摩經》載:“(阿芋)陡家用德歹畢摩,篤(磨彌)家用直婁畢摩,烏蒙家用阿婁畢摩,又用阿婁阿閣畢摩,芒布家用依妥畢摩,又用依妥洛安畢摩,……阿哲以亥索氏為畢摩,……都是世襲畢摩?!比缢靼⒄苁弦院ニ魇蠟楫吥?,據多家《彝族宗譜》記載,阿哲氏在前期用同宗的亥索氏作世襲畢摩,亥索氏的兩支分別傳了20代、27代。后期據《大定府志》所錄的“白皆土目安國泰所譯《夷書》九則載:“其先,蠻夷君長突穆為大巫,渣喇為次巫,慕德為小巫?!蓖荒?、渣喇、慕德等都是古水西部地與烏撒部地的著名畢摩世襲家族。這也就決定了彝文古籍文獻由專門的家族畢摩為核心的文獻收藏為屬性的基本定論。有著貴族身份的世襲畢摩,在彝族地方政權存在的時期,有自己的一份領地,這份領地即是給予他作畢摩職業的付酬,由于土地的世襲傳承使用,有的世襲畢摩的后代到后來還成了當地的土目。彝族的土目階層一直殘存到新中國成立前,因土目階層也招納畢摩,并分給其相應的一塊土地作勞動付酬,為繼承土地的使用權,下一代人要靠世襲的畢摩職業來保證,所以不但要學習彝文還要大量地抄錄、收集、整理、傳承彝文古籍也就是為保住職業世襲必不可少的方針措施。正因為如此,到了新中國建立后,屬土目階層招納的畢摩世家,成分上多被劃為地主或富農,他們所收藏和傳承的彝文文獻古籍,更是當時收繳或燒毀的對象之一,在這里面,不僅有著數量上減少的因素,還有著大量精品文獻古籍失傳的可能性增多。盡管如此,目前貴州省的彝文古籍蘊藏量還是相當豐富,據不完全統計,在貴州省畢節市的七縣一區,就有16000余冊(部),其中七星關區有1800余冊、大方縣2200余冊、威寧縣1100余冊、赫章縣3000余冊、黔西縣1150余冊、織金縣180余冊、納雍1300、金沙800余冊、百里杜鵑區300余冊。在貴州省六盤水市,水城、盤縣、六枝、鐘山四縣區共有8000余冊(部),彝文古籍在民間散藏數量也不少。其次是在中國革命博物館、清華大學、國家圖書館、北京民族文化宮也都有收藏,而且數量還不少,但沒有人去考證過到底是一些什么內容的書籍。收藏的彝文古籍在貴州省博物館有60冊、西南民族大學600冊、貴州省民研所80冊、貴州民族文化化宮39冊、畢節地區檔案館200余冊、奢香博物館200余冊、畢節地區彝文文獻翻譯研究中心4000余冊、威寧縣民宗局古籍辦等多家單位都有收藏,其中中國革命博物館36冊、清華大學73冊、國家圖書館800冊、北京民族文化宮1300冊、貴州省民研所168冊、貴州民族大學圖書館86冊、貴州民族大學彝文文獻研究所180冊、貴州民族大學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1680卷,在貴州省還有16個收藏單位藏有彝文古籍8000余冊:除了省博物館、省民族研究所、貴州民族大學彝文文獻研究所、貴州民族大學圖書館、畢節地區彝文文獻翻譯研究中心、仁懷縣民委彝文翻譯組6個收藏單位外,其余11個收藏單位均為地、縣民委。具體分布為:貴陽市收藏有3100余冊;畢節地區4700余冊;六盤水地區4200余冊。但據彝族地區的實地調查獲知,目前存世彝文典籍總數超過已經收藏總數的近十倍,尚有十萬件急待收藏,即使已經收藏的彝文典籍由于分屬不同的單位和部門,各單位提供的保管經費和后續收購經費均嚴重不足,各收藏單位都缺乏現代化的保管設施,使用時無法互通有無,從而使這一珍貴的文化遺產無法發揮其應有的效益。據此,集中劃撥大筆經費,建立統一的現代化保管機構和協調使用研究機構,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了,否則流傳于民間的十數萬冊彝文典籍就會在我們這一代人的眼皮底下化為烏有,已收藏的典籍也會因保管不善而嚴重毀損,即使得到妥善保管,也會因為各單位之間缺乏有效的交流和溝通而成為死資料。1m7彝族人網

參考文獻:1m7彝族人網

①《中國少數民族古籍總目提要》(貴州彝族卷)貴州省民族古籍整理辦公室,貴州民族出版社,2010年出版.1m7彝族人網

②《貴州少數民族古籍研究》.貴州民族出版社.2001年8月出版。1m7彝族人網

③《中國彝史文獻通考》,四川民族出版社2000年出版,王子堯主編。1m7彝族人網

④其它主要參考文獻:《天文歷算經》、《萬物占卜經》、《彝族詩文論》、《彝詩說文》、《彝史溯源》、《論歷史和詩的寫法》、《華陽國志·南中志》、《云南志》、《云南通志》、《貴州通志》、《天下君國利病書》、《元混一方與勝覽》、《西南彝志》、《彝族源流》、《夜郎史傳》、《婁嘍篤哲句書》。        1m7彝族人網

作者簡介: 王子堯,彝族,貴州民族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貴州省彝學會副會長,貴州省民族語言文字學會副會長。1m7彝族人網

編輯: 發布: 邱文華 標簽: 彝文古籍 藏書分布 現狀調研
收藏(0 推薦(

相關內容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360排列5杀号